“非古成今”艺术联展
展览时间:2013年12月15日至2014年1月5日

 

展览地点:华府艺术空间(M50创意园4号楼217室)

  国画发展到新中国阶段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质疑,这个古老的中国传统在新时代的冲击下,应当如何继承和发展?有一点毋庸置疑,改变才会有出路。2013年12月15日在华府艺术空间拉开帷幕的“非古成今”展,将展示4位艺术家的作品,他们各自在不同程度上改变了古法,虽然依旧使用了古老的材料——水墨和宣纸,但呈现出来的却是充满当代气息和思考的全新作品。蔡广斌的水墨影像,陆春涛的抽象荷塘,王天德的墨焰结合,魏青吉的黑色象征物,无一不是30年来水墨探索中,艺术家们走出的新方向。华府艺术空间希望能通过这个新水墨4人展,为观众带来非比寻常的水墨艺术感受。

  蔡广斌既运用传统水墨,又突破其程式设定,借用当今摄影技术的成果,再现了红色题材的经典照片、都市生活的另类人群和日常的真实场景。他用水墨的轻重浓淡,表现出历史中被强化的“红色”标语,在当下生活中逐渐淡化消逝的过程。在表现社会图像时,他惯于截取肢体和面部图像,以水墨层层晕染制造出的暧昧甚至色情的氛围,又借冰冷的墨色让画作产生扑面而来的孤独与迷茫感。他画笔下的湿地、公路、公园等日常景象,在苍茫夜色中显得格外空寂冷峻,并列呈现的人体与景色似乎互为图解。蔡广斌的作品媒介虽是古老的水墨,却思考了当代生活中的欲望。

  陆春涛的山水、荷塘和瓶花,在水气氤氲的彩墨中散发出优雅的文人味道。这些意象虽源于传统中国画,却注重现代东方审美意识,它们要表现的内容是东方意境,而其形式是在笔墨基础上借鉴西方油画的透视与手法。艺术家在水墨的晕染、叠加、渗透中,糅合了油画技法中的平涂刮擦,以西方透视结合东方平远视角的构图手法,增强了画面的装饰性,建构出一种更为抽象的心象风景,在超越传统笔墨限制、抛掉程式的同时,转向挖掘水墨的意涵,既保留了东方意境,又融入了当今世界。

  王天德是第一个尝试用水墨媒介做“装置”的艺术家,他把水墨转化为当代艺术语言,尝试把水墨做成“装置”。他选择用超出笔墨限制的材料,再现水墨的艺术表现。例如,他用绸缎、纸灰、煤炭来替代传统水墨材料,让人在联想到传统水墨画面之同时,又与当代社会产生了关联。但是王天德并非用装置来替代水墨,却是通过物质隐喻水墨、隐喻某种社会意义。王天德在作品中运用的“烧”这个手段,并不是为了破坏物质,而是借用“烧”得到的结果展现一种特殊的美,让物质升华成为精神上的不朽。王天德所做的尝试,是为了扩展水墨的创作媒介,与水墨美学保持一致。

  魏青吉的实验水墨擅用符号叙事,综合了涂鸦、表现主义、波普等艺术风格的特点,他从未困扰于东方或西方、传统或现代的选择,而是发自本心地选择了自己喜爱的事物进行创作。金牙、奢侈品标志、大胆的黑色墨块,是他作品中反复出现的主题,加之他在作品中自如糅合的铅笔、喷漆、拓印、拼贴等手法,让看似轻松建构的简单画面,蕴含了引人思索的内涵,展现了生活背后的真实。在这些充满感性体验的画面中,甚至让人感受到某种迷幻的宗教感。他对图像有着敏锐的感知与把握,让某些具有众所皆知的意义的图像,模糊了原有含义,进而转化为个人的思想表达。因此,面对魏青吉的作品,更像是面对一道谜题,感受画面所带来的冲击力和美感是欣赏其作品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则是解读画面符号中令人玩味的内涵。

  从这4位艺术家的创作中,我们会发现笔墨程式并非成为桎梏,水墨的使用反而成为发挥艺术家创造力的工具,从国画到水墨画名称的改变,不仅仅是强调材料本身,更是为创作打开了新路。此次展览将延续到2014年1月5日。

   
展览作品3
展览作品2
展览作品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