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魔都艺讯 >> 正 文
光影的温度——记孙家珮的绘画
选稿:刘韬 2018-11-28

  著名旅日画家孙家珮先生的个人作品展《光景无边》将于12月1日至12月9日在铜仁路92号敬华艺术空间举办,展出孙家珮先生欧洲风情和江南系列作品六十余幅。

  孙家珮先生早年毕业于东京武藏野美术学院,学院教育给予了他扎实的写实绘画能力,他注重对西洋传统美学的学习和继承,贯穿其作品的是源自传统的审美品格。油画作为外来画种逐步为中国人所接受并喜爱,其中至关重要的原因是来自于绘画语言的通达与平易近人。时至今日,油画艺术虽然流派纷呈,风格各异,但是主流始终是写实油画。孙家珮先生的绘画技法源自西方,创作过程中也始终采用西方的绘画材料,但是在画面中呈现出的是东方的意趣。他在创作中流露出对于中国绘画传统的借鉴与吸纳。对诗意境界的追求一贯是他作品的独特品性,而静谧之趣则是中国哲学中天人合一的宇宙观在其画面中的反映。法国画家莫里斯·德尼曾说过:“任何绘画从根本上说,都是画材表面以某种秩序组建起来的色彩覆盖的平面,客体性和主体性之间已无法作出区分了。”这正和中国古代剑侠追求的“人剑合一”,中国文人画追求的“身心合一”以及中国道家追求的“天人合一”大致不谋而合。正如孙家珮先生作品的两个重要组成部分——欧洲风情和江南水乡,虽然景致大相径庭,但其中传递出的人文情怀何其相似。

  孙家珮先生的作品显而易见具有印象派绘画的烙印。在光线表达上,印象派画家们往往抓住一个具有特点的瞬间,快速地用画笔把颜色直接涂在画布上,他们更多考虑画的总体效果,较少的顾及枝节细部;而色彩表达上,印象主义的作品往往以粗放的笔法绘成,虽然作品缺乏修饰,但对光线和色彩的揣摩却是达到了极致。孙家珮先生极好地继承并融合了这种对于光线和色彩的揣摩,而他的画面样式则全然是东方式的,一如印象派大师们曾经受到了日本绘画的影响,但画面最终仍旧是血脉深处的西方样式。他对于画面的表述是含蓄的,是娓娓道来的,每一处都是从容不迫,每一笔都只为光色而存在,所有的笔触都暗含于画面的气氛之内。这种绘画技法隐约还可以感受到新印象主义的气息,他采用光学原理科学分析色彩的形成,将色彩解构,再用小笔触的方法以最合理的方式排列在画布上,以求得比在画面上进行色调混合更高明的亮度。他的作品没有突兀的大开大合,没有引吭高歌般的喷薄而出,也绝无丝毫哪怕无意识的炫技,完全融合在丰沛的情感之内。他的绘画,表象是源于欧洲,内在发于情感,而表达出于理性,最终的画面则合乎自然,悄然溢出温情。

  孙家珮先生的作品是容易让人一见钟情的,因为他的作品总能以最质朴的绘画语言恰如其分地传达出一种温暖的情绪,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亩田,种桃种李或春风,孙先生的心里的田野上定是洒满了和煦的阳光。他把对于自然的热爱述诸笔端,把西洋的技法融化在东方的温情里,又用充满着烟火气的光与影打动着每一位观者的心。

  作为一位纯粹的职业画家,孙家珮先生能在艺术市场化极度发达的日本取得成功绝非偶然,出色的才情与过硬的基本功只是前提,对于绘画不断提出更为苛刻的要求并且达到极致才是成功的核心。绘画本身是发乎情的人性天然,而职业艺术家则要在情感的自我诉求与观者的情感共鸣之间达成最合理的平衡。才子黄霑曾有言:“自己的创作,一定要让听众听得明白。于是,他的作品向来直抒胸怀,从不拐弯抹角。”孙家珮先生最可贵的也正是这一点,他的绘画既可婉约隽永,也同样简单直白,没有世人成见中艺术家的所谓矫情与恣意,唯有一番大侠入世,至情至性,不染风尘的淡然洒脱。

上一篇:一个有故事的地方 上海玻璃博物馆与艺术对话